红月

这里红月,主欧美漫威&小迷宫,主cpMCU盾铁锤基贱虫以及TMRNEWTMAS/迪桑不逆不拆佛系洁癖,剩下的古海鹰寡冬寡冬叉随机吃。主产盾铁锤基迪桑,期间不定期随机掉落贱虫鹰寡。学期内预计长弧低产,假期内希望小可爱们来催更。最后QQ2075731770同好扩个列啊

【启红】生

楔子

“听说人生有六苦。”

“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

“那我二月红,怕是尝遍了。”

————————————————————

生而为人,是一种苦。

二月红,用他自己的话说,打从娘胎里就学起了戏。

从一出生,他就被决定了人生。红家戏班的少班主,白天学唱戏,晚上学倒斗。天晓得到底有多少时间给他休息。

后来长大了,他能撑起这个家,撑起他的班子,便毫无疑问的成为了长沙城的名角儿。当然,混长沙这块地皮的人都清楚的很。红二爷,那可是个狠角儿。长沙多少没人敢下的斗,二爷一出手便轻轻松松解决了。

都传二爷的铁弹子神乎其技,既是眼睛,又是利刃。不过出了斗,倒甚少见他用。平日的二爷平和得很,虽是极致的骄傲固执,却少与人起争执,再说人有那个骄傲的本钱不是。

可二月红自己可无聊得很。每日唱戏倒斗就如吃饭睡觉一样成了习惯,倒也无趣着呢。

直到张启山。

那段时候他快活得很,和张启山一起四处游历。青灯古佛,倒也不如曾想的那般没趣。偶尔兴起,二人同行下斗,风格迥异,却也配合得当。

后来?

后来啊,二月红娶了丫头。他知道他不爱她,可是他没法看着丫头被卖进窑子,抢下了人,下了个张启山看好的斗,用淘出的东西给丫头赎了身。

其实丫头也知道二月红不爱她,一直把二月红当成恩人,或是哥哥来待。

再后来,丫头死了,因为张启山扣下了药。

二月红笑了。他以为这样就能对张启山彻底死心。可是他错了。丫头死后,他却一直被对丫头的愧疚和仍然对张启山抱有的情愫反复折磨,自相矛盾。

丫头给九爷留了封信,真相大白。于是二月红和张启山兄友弟恭。

可是他怎么甘心呢。

从前张启山日日来看的那出《霸王别姬》,他再也没有演过。

抗战,无甚意外的,张启山领兵上了前线。只是少有人知道,张启山胸口佩着的那枚护心镜,二月红那里有着相配的一面。

二月红的镜子,在某个清晨,碎了。

世上再无张启山。

二月红活到了一百多岁。他看过了打败张启山的日军的覆灭,看过了半辈子的风花雪月,却从未真正的开心过。

没了张启山的后半辈子,二月红重新回到了府邸与梨园两点一线的生活。是的,他不再下斗。哪怕只能做个下九流的戏子,他也不愿意再只自己带着班子下斗。

孟婆汤也是苦的啊。

可为什么呢,他这一生,甜,都是为了更多的苦。

生而为人,是一种苦。

可下辈子,还要投胎为人吧,张启山,我们掉个个,你来尝尝这一生的苦,而我短命便短命,总比空活百岁好的多。这就算你还了我的债了,可好?

噗叽,这是第一篇,天晓得在写什么,还这么短。唉,马上开学学期内就不定期更新了,如果有小可爱喜欢的话记得私信催更我!

听闻人生有六苦,

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

那我二月红,怕是尝遍了。

开学前get脑洞最为致命,在考虑要不要开,然后毅然决然的决定开坑并且不填。

想把这六苦都写一遍,对,来虐我家二爷的,估计佛爷也逃不过我的魔爪(不)。

这两天可能写一个?希望有时间,需要催更,over。

这是一个扩列的置顶

对我知道个人简介你们是都不会看的所以来个置顶

既然是扩列先把QQ放上来:2075731770,学期内基本不在,假期内随机出现。

主欧美圈,漫威和小迷宫主嗑,盾铁锤基贱虫迪桑基本不拆不逆,剩下的杂食,主产盾铁锤基迪桑,期间不定期掉落贱虫鹰寡。国内吃的不多,不过老九门启红也是不拆不逆(对我只看老九门要说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怕三叔拖更很容易崩溃你看看老九门三叔都拖了几年了)

然后偶尔还刻个橡皮章写写手写啊什么的不过很一般准确的说有点废就是了

最后还是欢迎来QQ找我玩w

A dance with me,captain Rogers?

啊白罐终于刻完了!

真的太帅了!!!(血槽已空)

感谢 @小鸟皮埃尔 太太的授权!!!画的太棒了!!!

p1p2是章照p3是印片(不对这不能算印片但我也不知道这应该练什么就姑且印片好了)p4是一个完成的过程

(配文强行盾铁)(bushi)

前两天大晚上写的奇怪的东西

算是Safe and Sound的扩写吧

所以涤纶刚过完生日我为什么要写这种东西【躺尸】

【不知道说什么的尴尬.jpg】

贱贱终于上线了w!

太可爱了!!!

&他和小叽居还有一个专门的团队效果就叫小蜘蛛&死侍

开心到原地爆炸!!!

给未来之战打call!!!

【盾铁】【伪superfamily】盾牌的故事(下)

失踪人口回归!还好我妈还没有收手机所以终于把这篇码完了!开心!如果你们还记得我的话更开心!

如果不记得了这是传送门↓

盾牌的故事(上)

盾牌的故事(中)

私设如山QAQ

*复联三背景  全员复活向

*这一章没有sf就不打tag了

&这是提前的七夕贺文!祝盾铁哪怕相隔千里也总有一天能再相聚!盾铁女孩永不下船!!!

#正文开始

9.

那还是他们在鹰眼家的时候。两个人在屋外砍柴,然后Tony被叫走了,临走前还丢下一句“别动我的那堆”。

Steve不禁失笑,Tony的那堆可能还不到他的四分之一。Steve暗自摇了摇头,把柴禾搬到了Clint家的木柴仓库。

在Steve整理最后一堆柴禾的时候,Tony找到了他,声音里带着点不高兴:“嘿,大兵,不是叫你不要动我的那堆的吗?”

Steve回头,小胡子男人气呼呼的向他走来。

Steve的身体第一次快于他的反应,抢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掷出了盾牌。

“What the hell???Steve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他的话音刚落,最后一块木柴落地,盾牌也回到了Steve的手里。

Steve的脸涨得通红,看着地上那堆故意神奇形成爱心的木柴,许久才憋出一句话。

“嗯...就是,收拾个东西都是爱你的形状。”

Tony明显愣住了,Friday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在他的耳麦里响起:“boss,您的心跳速度明显不正常,需要...”

好姑娘的话还没说完就被MUTE了,“Cap...”

“我喜欢你,Tony,你呢?”没等他回答,Steve就上前一步抱住了他。

过了一会儿,连Steve的四倍耐心都感觉到似乎是失败了的时候,Tony轻轻反手环住了道德标杆的腰,“我也是。”

10.

“就这样?”Natasha皱着眉喝了一口酒。

“嗯。”

“...我居然觉得土味中有那么一丝浪漫是怎么回事...”Natasha的眉心就差写着嫌弃两个字,“要我说你这调情技术真是差的出奇。”

“至少神盾没给我派过那种任务,所以这很正常。”

Natasha叼着瓶子翻了个白眼,随即挑起了眉。

“boss的身体情况已经能够行走了,他似乎要离开飞船了。Agent Romanoff,也许您该走了。”

“管不了你,好自为之。”Natasha耸了耸肩,起身要走,又回身敲了敲Steve小臂上的瓜子盾,“他都回来了,这个还留着?我想他不会想看到你居然拿着别人家的盾牌的。”

“oh,没错。”Steve卸下了它们,“还是星盾更加符合我的审美——即便它对你们来说有些过时了,而且也更好用。”

“其实你应该说,还是Stark出品的盾牌好用。”已经走远Natasha侧着身说。

好吧,确实是这样的。

Stark出品的盾牌跟了他大半辈子,也许在他接过那面盾牌的时候,他和Stark家——或者是Tony——的缘分就已经注定了。

不知道Tony会不会给他做新的盾牌。

11.

上次Tony修改他的盾牌是好几年前了。奥创之战之后Tony从幻视那里得到了灵感,借用了一下Dr.Zhao的再生摇篮,不过只是设定了可以和小蜘蛛的蛛丝材质同化,再多弄估计老冰棍也搞不懂。调节器就在手柄上,最简单不过了。

Tony暂时还不准备搬到新总部来,他有的时候Steve来送他。

“I will miss you,Tony。”Steve轻轻吻了一下Tony的额头,说。

“真的不跟我一起走?”

“不了,你知道我有多喜欢这里。我从来没有这么融入一个集体,或者是组织。作为队长,一个负责人,我想训练新成员是我的责任。而且,”Steve笑着抬起右臂,晃了晃被Tony重新刷了一遍漆的盾牌,“有它代你陪着我呢。”

“okey,”小个子男人耸了耸肩,一辆无人驾驶的汽车缓缓驶来,“好好带那几个孩子,好好想我。”

不是有那么句话嘛,小别胜新婚,更何况是这只一看就不可能变心的罗大盾。

“当然,”Steve帮他关上车门,“休息一段时间就差不多了,记得回来训练,my Iron Man。”

Tony笑着眨了眨眼,焦糖色的大眼睛里仿佛真的盛满了蜜糖,Steve简直要融化在里面了。

糟了,还没来得及分别,他就开始想念了。

12.

Steve认为Tony会给他做新的盾牌。没有原因,他就是这么认为,哪怕他们争吵过,分开过。

新盾牌实在让人期待。Steve喝完Natasha留下的酒,站了起来。他想大概可以用这个借口去找Tony。毕竟Tony一直是复联的武器库,这个借口确实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Steve这么想着,准备向飞船走去。

这个时候,Tony也出现在了出口处。

“Oh,Captain,”Tony试图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你在这。正好,不用再去找你了。”

Tony手里是星盾,和以前他用的那个一模一样,“你的新盾牌。功能多着呢,但当然它最起码还是个盾牌。我在里面装了个AI,你自己回去研究一下。”

“那原来那个?”

“扔仓库里了,改都改不了,早就固形了。”

“Friday。”

“boss其实一直把队长你的盾牌放在工作台旁边,有的时候会看着他发呆。”

“你什么时候帮他运过来的?”

“我没有,Captain Rogers,那是boss战甲的一部分。护在胸口到右侧腰腹部。所以boss的战甲只有那部分没有损毁。”

护在胸口?真是个明智而浪漫的决定。

Steve向Tony走了过去,接过盾牌。

“I miss you so much,Tony。”

Tony顿了一下,很轻很轻地嗯了一声,然后继续向前走,看起来是打算住在瓦坎达。

Steve的四倍听力让他成功捕捉到了Tony的轻应,内心暗喜。如果Tony还在生气的话那根本就不会理他,如果Tony非常生气的话,那他会像陌生人一样,笑着回一句“你开什么玩笑呢”。

还好,这都不是他的反应。

Steve按下盾牌的启动键,一个和Friday相似度80%以上的声音响了起来:“Good evening,Captain Rogers。”

“嗯...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您可以给我起个名字。”

“Sunday,可以吗?”Steve犹豫了一会儿,选了这个词。

“当然可以,Captain。”

“Sunday,有没有绳索模式?”

“当然有,但我建议您不要用绳索,那可能会伤到boss。您可以尝试弹力绳模式。”

“好的,真是多谢了。”Steve又看了看盾牌,飞身向不远处不高的身影追去。

“您太客气了,弹力绳模式已就位。”

Steve手中的盾牌迅速变形,Steve不太会用,但还是根据直觉向Tony抛出了绳子的一端,恰好环住了Tony的腰。Steve轻抖手腕,弹力绳立刻收缩,在Sunday的控制下不会伤到Tony才刚受伤的肋骨。

Tony稳稳的落在了Steve的怀里,Steve紧紧地拥住他,盾牌恢复了正常形状,被Steve反手抓着拦在Tony背后。

“cap!”小胡子男人不满的叫了一声。

“Tony,我再也不会放开你了,”Steve闭着眼低头在Tony身边说,“我真的很怕你会在泰坦星出什么意外...”

“行了,cap,我还活着呢,”Tony显然不太在意地说,“但你再这样我的肋骨大概能再给你弄断一次。”

“OH MY GOD,”Steve连忙把Tony松开了一些,“抱歉Tony,我不是故意的。”

“那么,现在,立刻,放开我。”Tony在右手手环上点了一下,手部战甲立刻覆上,“你要知道我左手虽然断了,但右手和右手手甲都还好着呢。”

“我不会放开你的,”Steve摇了摇头,软软的胡子蹭着Tony的侧脸,蓝眼睛里是平静和些许执拗,“除非你把我的身体打穿,我不会放开你,更不会还手。”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Tony有些气急败坏的说,却已经收起了手甲。

“也许吧,可你难道不喜欢我的执拗吗?”

“你...”天哪,Tony简直说不出话了,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害羞。

在Steve温暖而温柔的怀抱里,Tony无数天的担心和难过尽数化去,留下的只有曾经的思念和如今的爱意。

“Steve,”Tony抬手拍了拍Steve的后背,“我不得不提醒你,我还是个病人。而且,这里是瓦坎达,不是你在总部的卧室,鬼知道这里有多少监控。”

“原谅我了?”

“勉强吧,”Tony侧过头扬起了脸,“在我这么大人有大量的情况下。”

“哦,是的,Tony,”Steve打横抱起了Tony,“你确实很有度量。”

“what?你是在讽刺我的小肚子吗?”

“我想是的,Tony。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又开始你不健康的作息了?跟你说过多少次甜甜圈一天只能吃两个糖霜不能加多我想以你现在的样子一天至少吃了三个五倍糖霜的,我猜?”

“你不能限制一个天才的灵感来源!它们是我生命里必不可少的东西!甜甜圈和五倍糖霜都是!”

在回房间的路上,两个实际年龄加起来≥150但心理年龄均不足三岁的复联领袖一直在斗嘴。

还能这样,真好。

Steve看着小胡子男人放松的睡颜,无可抑制的温柔的笑了起来。

彩蛋1 关于盾牌的配色 (又名:今天的大盾求生欲也是很强呢)

Steve看着盾牌内侧金红色而又充满未来感、跟他外部经典红白蓝和星星图案形成鲜明对比的钢铁侠配色,不禁失笑。

“Tony,你这个设计也太晃眼了吧?”

“怎么?你有意见?有意见还我。”Tony撇了撇嘴。

“我是说,我怕哪天我不跟你一起出任务的时候看着它会太想你,导致没有战斗欲望,这很危险。”

彩蛋2 论盾牌的正确使用方法

“嘶...Steve Rogers...你他妈...嗯...给我...嗯啊...解开!”

“Tony,我想我终于掌握了盾牌的正确使用方法。好好享受。”

Fin

啊真不容易,终于码出来了,感谢 @浅曦mengyu(wing) 的催更!不然我真的可能咕到寒假(/∇\*)...

然后昨天做梦梦到了一个荷兰虫我的脑洞,不知道该不该码出来,或者说是该码抖森的那篇还是这个,求你们的评论哦!

手机超链接转换处

【斯哈】安然无恙【Safe and Sound】

第一篇斯哈当然要献给小哈的生日作为生贺!很抱歉,因为下午临时保存打算凌晨发的文由于一些原因消失了我不得不在我想把它发出来的时候重新去复制黏贴,导致迟了那么十几分钟...但我还是要说,哈利,生日快乐!

然后emmm有一些ooc大概

灵感来源于霉霉的《Safe and Sound》,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许下安然无恙的诺言,又有几人能真正实现呢?

斯教视角,轻微意识流

#正文开始

斯内普看不太清了,他只能看见一个一头凌乱黑发的年轻人。

不用想,哈利·波特。

也只有这个小巨怪会在这种情况下来到他身边。

“西弗...”

他最后一次这么叫他,是什么时候了?

啊,那还是他终于知道那件事的晚上。他参加了一次日常的食死徒聚会,回到霍格沃茨后就被邓布利多叫到了办公室,得知了那件让他真正绝望的事情。

哈利·波特是黑魔王的最后一件魂器。

当他回到地窖,哈利正趴在桌上,已经睡着了,手边还放着一杯准备好的钻心咒缓释剂。每个他去黑魔王身边的夜晚,他总会准备好一这样一杯钻心咒缓释剂,等着他回来。

哈利微微动了一下,但是没有醒,斯内普走过去,抱起他向卧室走去。斯内普看着怀里蜷成一团的哈利,脸上的表情不自觉柔了下来。

邓布利多,我舍不得了,哪怕不打败黑魔王...

斯内普的眼睛暗了下去,他们付不起这样的代价,因为他们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他们,根本输不起。

哈利动了一下,斯内普立刻低下了头看着他。他的睫毛微微扇动着,随即缓缓睁开了双眼。他看起来没有意识到自己醒了,还以为是在梦里,紧了紧抱住斯内普脖子的手臂,然后迷迷糊糊的望着斯内普的黑眼睛,“西弗...我们一定会赢的...我一定会活下来的...”

斯内普毫不犹豫的用上了大脑封闭术。他不知道如果不这样他会不会做出某些不斯内普的事情,比如透露了有关魂器的信息。

理智让他轻轻把哈利放在床上,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就像哄孩子一样。

而现在,他已经没有力气偏过头给跪在身边的绿眼睛小巨怪一个轻吻。也许,他只能说出那个时候哈利没听到的话。

“闭上眼睛。太阳已暮,黑暗来临,闭上眼,一切都会好的。”

因为一旦你闭上眼,黑暗不过是一个亲切的朋友。也许它曾让你恐惧,但如果你主动地接受它,一切就不会那么糟。

哈利仍然在唤他的名字,只是已经哽咽。斯内普艰难地抬起手,只一点点,哈利就发现了他的意图,双手握住他冰凉的手贴在脸上,斯内普觉得自己似乎碰到了什么液体。

是眼泪吗?在斯内普的印象里,哈利似乎从来没有哭过。斯内普微微皱起了眉头,不,其实是有过的。

那是哈利五年级,他们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精神不正常,而在受到一番讽刺后的哈利又跟刚经历了糟糕透了的魁地奇训练的罗恩吵了一架,开始漫无目的地夜游。很不巧的,他碰上了巡夜的斯内普。

很明显的,当时的哈利精神状态不太好,如果只是扣分了事显然他也不会乖乖地回到床上,斯内普只能给了他一瓶说是无梦魔药实际上是有着情绪诱导的“副作用”的无梦魔药的药水,了解了他烦恼的原因。

当斯内普开始对哈利因为别人的眼光而烦恼感到厌烦时,哈利终于说出了更深层次的原因。

自我否定以及与他的年龄不相符的压力。

斯内普才真正认识到,这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

他真的怕被抛弃,被遗忘,因为他和他的责任相比,太过渺小,太过微不足道。如果邓布利多想要一个更加优秀的“救世主”,是不是不够优秀的他就会被抛弃?

水雾渐渐凝结,浸湿了透绿的眸子,然后很慢很慢的滚落。

“你们都会离开我吗?”哈利无力地低着头,“Pl ease, don't leave me alone...”

斯内普第一次产生了真正想要保护这个男孩的念头,不是为了莉莉。

“当然不会,”斯内普仍然面无表情,可是他的手却出卖了内心般抹掉了男孩眼下的泪珠,“我们,我,不会放手的。”

“西弗勒斯·斯内普!你说过你不会放手的!”现在的哈利跪坐在他身边,似乎和他想到了一件事情。他怒吼着,手却紧紧的攥住了斯内普的袍子,“你说过我们都会安然无恙的!你不能食言,你们斯莱特林不能食言的...”到了最后,这已经变成了哈利伏在斯内普胸口的低声啜泣。

“看看外面的战火,哈利,”斯内普的声音极低,已经伴随着喀拉喀拉的响声,你能结束这一切,没有人能再伤害你。”

他的身上开始冒出银蓝色的、介于液体和气体之间的物质。

“你知道该怎么做...拿走它们。”斯内普冷静的看着发生在自己身体上的一切,平静的就像在给哈利做魔药辅导,声音却更加微弱,几乎要被掩盖在喉咙里呼哧呼哧的声音里。

哈利勉强变出一个瓶子,将记忆一段一段挑了进去。

“别哭...都会好的...”斯内普想握住哈利的手,却根本没有力气,“当太阳升起,...都会安然无恙的...”

哈利拼命地咬着下唇,几乎要咬出血。

是的,一切都会安然无恙的,除了...你和我。

斯内普静静地看着哈利翠绿的眸子,眼神清明了起来,身体却逐渐失去知觉。

抱歉,哈利,我的承诺,真的实现不了了,你和我,都没法安然无恙的...

一切归于黑暗。斯内普似乎感觉到了失重感,向他身周的黑暗坠落,坠落,仿佛要被黑暗包裹...

然后谁的声音响起,温和,好听,和斯内普当年对他说的如出一辙,“Sev,you and I will be safe and sound.”

光亮透过重重黑暗,破晓将他唤醒。斯内普睁开眼睛,是他在蜘蛛尾巷的卧室。怀里的绿眼睛小巨怪皱眉看着他,见他醒了,才低低的唤着他的名字:“西弗?你看上去不太好。”

“没事,”斯内普拨了拨哈利额前的碎发,“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今天是我的生日啊!第一个和你一起过的生日!”哈利祖母绿一样的眼睛闪着兴奋的光,“我睡不着了,你呢?要不要跟我一起拆礼物?”

“没有脑子的小巨怪。”斯内普有些嫌弃地说着,却轻吻了一下哈利的额头,嘴角不经意间就弯出了一个温柔的弧度。

You and I have been being safe and sound.